新京报讯(记者 马瑾倩)今年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及老年人运用智能技术的“数字鸿沟”提升民生领域智能化服务水平。长期从事老龄...

新京报讯(记者 马瑾倩)今年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及老年人运用智能技术的“数字鸿沟”提升民生领域智能化服务水平。长期从事老龄研究的北京市、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来到新京报两会访谈间,谈数字鸿沟的问题难点和误区。

北京市人大代表陆杰华接受新京报专访,例如数字鸿沟(图1)

北京市陆杰华接受新京报专访。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推动数字时代快速发展的同时也要保留传统服务

“数字鸿沟是数字时代和智能社会中的一个。”陆杰华表示,老人无时无刻不生活在其中,数字鸿沟一直存在,因为疫情被无限放大。

疫情期间,数字技术进一步推广使用,老人没有手机或不会操作,给生活带来许多不便。陆杰华表示,数字时代对每个人来说都至关重要,“青年、中年是快行者,老年人是慢行者,所以,如何平衡快行者和慢行者之间的关系,是我们解决数字鸿沟非常重要的命题。”陆杰华说。

去年11月24日,办公厅印发《关于切实解决老年人运用智能技术困难实施方案》的,按照突发事件应急响应状态下的服务保障、日常交通出行、日常就医、日常消费、文体活动、办事服务、使用智能化产品和服务应用等7个具体场景,提出了三阶段目标。

去年年底,北京市卫健委要求所有医疗机构都须开设老年人挂号、就医等绿色通道,畅通家人、亲友、家庭医生等代为老年人预约挂号的渠道。此外,老年人持有的养老助残卡实现可刷出“北京健康宝”在公园、医院等老年人经常出入场所进行试点。

“年龄友好社会一定是代际和谐”

老年人跨越数字鸿沟难在哪儿?陆杰华认为,难点在于数字时代的变化,经历了不同的代际更替和社会结构变化。“我们大致可以分为三种人,年轻人是数字时代的原住民,出生后就伴随智慧社会成长;像我们这个年龄,出生时不是数字时代,属于数字的移民,需要不断学习;对于老年人来说,从社会学角度讲,他们是数字难民,面临有很多不适应性,这与时代文化和身体机能是密切相关的。”

有网友曾提出疑惑,为什么老年人在公园里学广场舞挺快,学习使用手机就这么难?

陆杰华认为,这是两个不同的话题。广场舞学习是身体机能的学习,是在生活中使用过的能力。但智能手机之前并未出现在老年人的生活中,大部分老人使用的是非智能的“老年机”要全方位、客观地看待数字鸿沟存在的原因,以及原因背后的社会根源。

此外,老年人在接触智能技术时,也可能会产生排斥心理。“到了一定年龄,每个人都有焦虑。退休以后,首先会焦虑如何适应社会生活,其次焦虑社会发展下遇到的新问题,例如数字鸿沟。在这种情况下,帮助老人克服这种焦虑,是我们义不容辞的。”

近年来,老年人遭遇电信诈骗时有发生。陆杰华认为,教老人使用手机时,也要传授避免被骗的技能。另一方面,针对诈骗,更需要加强,“重新构建信用社会,才能够真正使老年人享受数字红利。”

陆杰华认为,当前社会发展观念应当变“老龄友好”为“年龄友好”“不要把所有问题都归结于是老年人的问题,全龄社会概念应当涵盖年龄变化整个过程,每个人都会变老,不论针对哪个年龄层,公共政策服务一定是便利便捷安全。”陆杰华强调,年龄友好社会一定是代际和谐。

新京报记者 马瑾倩

摄影记者 侯少卿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数字

印度-阿拉伯数字系统的十个数字,按值排列。数字是一种用来表示数的书写符号。不同的记数系统可以使用相同的数字,比如,十进制和二进制都会用到数字“0”和“1”。同一个数在不同的记数系统中有不同的表示,比如,数37(阿拉伯数字十进制)可以有多种写法:中文数字写作三十七罗马数字写作XXXVII阿拉伯数字二进制写作100101(除十进制和二进制外还有八进制);英文名;Digital。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