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末神马一直在薅羊毛。先是看了免费的IMAX《星战9》并且拿了海报。吃了点评霸王餐,送得100签刚刚好吃完一毛钱都没花...

上周末神马一直在薅羊毛。

先是看了免费的IMAX《星战9》并且拿了海报。

可喜可贺 这部《叶问4》看得我真是太赚了(图1)

吃了点评霸王餐,送得100签刚刚好吃完一毛钱都没花。

最后看了一场某保险公司送票并且加赠爆米花和可乐的《叶问4》

这可能是我最高品质的低价周末了,毕竟唯一的开销就是交通费。

说看《叶问4》赚的原因很简单,一分没花并且打戏能看。

叶问4:完结篇的成绩相当不错,上映五天票房近4亿。

可喜可贺 这部《叶问4》看得我真是太赚了(图2)

要知道同日上映并且占着IMAX厅的《星战9》在国内连亿都还没破呢。

虽然经历过短暂的改档风波,也让难得追热点的神马发了乌龙。

可喜可贺 这部《叶问4》看得我真是太赚了(图3)

但好在成功上映,并且成绩喜人。

在影厅吃饱喝足的神马看完本片后相当满足,在0期待的情况下能看到这么畅快的动作戏已经十分惊喜了。

毕竟在决定看这场《叶问》之前,神马和小伙伴已经退了两场《半个喜剧》了。

但说实话,神马印象最深的只有那五场动作戏。

第一场,叶问和会长就李小龙私自教学这件事约架。

可喜可贺 这部《叶问4》看得我真是太赚了(图4)

旗鼓相当的两人直到袭来才将他们分开。

此时躲在桌子下避难的两人显得十分真实,功夫再强也害怕大自然的震怒。

第二场李小龙和教练的巷战。

可喜可贺 这部《叶问4》看得我真是太赚了(图5)

从没见过给敌人带武器的者。

这位教练不仅做到了,并且还在挨打后“心服口服”地竖起了大拇指。

第三场叶问在中秋节当中教育来挑衅的教练。

可喜可贺 这部《叶问4》看得我真是太赚了(图6)

对面派来的明明是星耀,但这边的青铜和白银却非要上去试试。

本片叫《叶问》我们也能理解咏春一定在片中有不败光环,但别的拳法真的就那么菜鸡吗?

第一位刚上去就直接被踹到了。

请问他是怎么有“脸”待在协会里的呢?

直到叶问这位王者段位的选手出手,才结束了这场对决。

这时,我的保险专场中也响起了掌声。

可喜可贺 这部《叶问4》看得我真是太赚了(图7)

要知道上一次神马在影厅中听到掌声还是索尔拿着风暴锤降临在瓦坎达的时候,那还是零点首映场。

不难想象可能厅里的其他朋友在看《战狼2》《流浪地球》《我和我的祖国》时也会由衷地鼓掌,这种黄种人“痛打”打赢白种人的自豪感一定就是影片想传达给我们的。

第四场是会长和军官。

因为叶问还没应战,所以这场会长肯定是要失败的。

可喜可贺 这部《叶问4》看得我真是太赚了(图8)

这是一场早就注定了的炮灰局。

都是为叶问最后的“反杀”做铺垫,一方面提高观众们对最后一场动作戏的期待,一方面让观众们牢牢记住本片的主角到底是谁。

虽然骨折的声音根本就不是音效中的“咔嚓”声,但每每听到还是小腿一疼。

如果是真实的“嘣”一声,观众们还以为哪儿闸线儿崩了呢。

因为我折过,我有发言权。

会长失败后,全唐人街武术协会的希望就落在叶问身上了。

所以第五场叶问和军官的打斗,叶问肯定会赢。

但神马没想到的事,叶问居然赢得这么“不光彩”

插眼、封喉、踢DD。

叶问以前是永远不会用这种的招数的。

可喜可贺 这部《叶问4》看得我真是太赚了(图9)

就连教训小混混都只是揪耳朵、打这种“温和”的教育方式。

但在影片最后的“高潮决战”中,70多岁叶问正在经受癌症和手伤的困扰。

在他一直被年轻力壮的军官压着打时,他不得不开始遵守本场打斗的唯一规则—没有规则。

可喜可贺 这部《叶问4》看得我真是太赚了(图10)

总体来说,单单作为动作片的话可看。

如果只看动作忽略剧情的话,完成的依旧很优秀。

但作为《叶问》系列的最终篇,好像有些敷衍。

剧情仿佛就是把第二部换个场景和对手重新拍一遍。

同样是中国功夫被侮辱,从第二部的被英国人歧视到第四部的被美国人歧视。

随后便有宗师级人物铩羽而归,第二部中的洪震南和第四部中的万宗华全都打不过外国人。

可喜可贺 这部《叶问4》看得我真是太赚了(图11)

叶问为了专心迎战,第二部中送走了妻女,第四部中给儿子打了一个电话。

可喜可贺 这部《叶问4》看得我真是太赚了(图12)

最后决战叶问几次被在地,但他都以微弱的优势获得了胜利。

故事的主骨架完全没变,这也是一部商业片标准的叙事结构。

故事模式的单一也证明着创作力的枯竭,这个系列也真的走到了尽头。

可喜可贺,在贡献了五段精彩的打戏之后,《叶问》终于结束了。

可喜可贺 这部《叶问4》看得我真是太赚了(图13)

最后的最后,敲黑板划重点。

“赚”的前提在于神马根本没花钱。

如果要花钱,自己算算这五场打戏到底多少钱看才不亏。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叶问

叶问(1893-1972年),本名叶继问,是广东佛山的大族富家子弟。叶问从小受到家庭严谨的儒家教育。从7岁起便拜“咏春拳王”梁赞的高足陈华顺(人称华公)为师学习咏春拳。自收叶问为徒后,陈华顺则不再接受任何人士拜门学技,叶问成为陈华顺封门弟子。华公逝世后,叶问再随师兄吴仲素钻研拳技。叶问十六岁那年,赴港求学外文,就读于圣士提反学校。后随梁壁(梁赞之子)学武。1950年赴香港,在港九饭店职工总会内传授咏春拳术。其弟子中最出名的是让中国武术闻名世界的武打巨星李小龙。1972年12月1日,叶问于旺角通菜街居所内过世,死后葬于粉岭蝴蝶山。叶问是咏春拳乃至中国武术一致推崇的一代宗师。

网友评论